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揭曉!他們的研究助我們感知世界

2021-10-04 19:46:00 來源: 中國新聞網 作者: 董寒陽

董寒陽

據諾貝爾獎官網消息,北京時間4日下午,2021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率先揭曉,美國科學家大衛·朱利葉斯(David Julius)和阿登·帕塔普蒂安(Ardem Patapoutian)因在感受溫度和觸覺方面的發現獲獎。

由此,2021年“諾獎周”正式開跑。作為最具威望的醫學研究獎項之一,從歷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獎名單中,也不難一探逾百年醫學發展所取得的重大成果。

科學家大衛·朱利葉斯(David Julius)和阿登·帕塔普蒂安(Ardem Patapoutian)共同獲得2021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。圖片來源:諾貝爾獎官網

【他們的研究幫我們感知世界 感受溫度和壓力】

諾貝爾獎官網稱,我們感知熱、冷和觸覺的能力對于生存至關重要,并且是我們與周圍世界互動的基礎。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我們認為這些感覺是理所當然的,但是神經沖動是如何啟動的,從而可以感知溫度和壓力?今年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
大衛·朱利葉斯利用辣椒素(一種來自辣椒的刺激性化合物,可引起灼熱感)來識別皮膚神經末梢中對熱有反應的傳感器。阿登·帕塔普蒂安使用壓敏細胞發現了一類新型傳感器,可以對皮膚和內部器官中的機械刺激做出反應。這些突破性發現啟動了密集的研究活動,使得我們對神經系統如何感知熱、冷和機械刺激的理解迅速增加。

【百年獎項:“新的發現使生命更美好”】

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于1901年首次頒發,至今已走過120個年頭。該獎項由瑞典的醫科學院卡羅琳學院負責評選,是最權威的醫學獎項之一。

在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獎章上,刻著這樣一句話:”新的發現使生命更美好“,這也是該獎項的意義所在。

多年來,該獎項得主潛心研究、不斷探索,尋找著對抗疾病和死亡的新方法,造福全人類。

從1901年貝林因發明白喉血清療法獲獎起,到2020年因在發現丙型肝炎病毒方面作出卓越貢獻獲獎的哈維·阿爾特、邁克爾·霍頓和查爾斯·賴斯,該獎項獲獎人的研究領域,涵蓋了生理學、遺傳學、生物化學、代謝學及免疫學等等。

【意義非凡,這些發現曾拯救無數人生命!】

因此,在許多人看來,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這個獎項,亦是一部人類與疾病的“戰斗史”。

如今,糖尿病已是一種常見的內分泌代謝疾病,但在二十世紀之前,它曾被看做“不治之癥“。

直到1921年,弗雷德里克·班廷及其同事從狗的體內分離出消耗糖所需的活性物質,并把這種物質注入一條患有糖尿病、瀕臨死亡的狗,這條狗的病情很快出現好轉。這種物質正是胰島素,無數的糖尿病患者因此過上正常生活。

班廷則獲得了1923年的生理學或醫學獎,當時年僅32歲的他,成為迄今為止該獎項的最年輕得主。

青霉素的發現,同樣意義重大,這讓人類不再恐懼細菌感染,平均壽命得以顯著延長。亞歷山大·弗萊明等人,因此獲得1945年的諾貝爾獎。

除此之外,最為中國人熟知的,是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從中藥中分離出抗瘧藥物青蒿素,因而獲得2015年諾貝爾獎,以此為基礎的瘧疾療法,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。

【疫情當前,諾獎得主投身疫苗研發】

而回首過去一年多,全人類都在同一種新型病毒——新冠病毒做斗爭,許多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,亦投身其中。

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病毒學家邁克爾·霍頓,是2020年該獎項得主。去年,霍頓獲獎的消息傳出之時,阿爾伯塔大學透露,霍頓當時正率團隊進行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發,并即將準備推動疫苗進入人體試驗階段。

澳大利亞知名免疫學家、諾獎獲得者彼得·多爾蒂所在的多爾蒂研究所,也于2020年下半年成功分離出新冠病毒,并與昆士蘭大學共同合作研究新冠病毒疫苗。

近期,多爾蒂參與的一個最新研究還發現,新冠病毒是過去20年中感染人類的第7種冠狀病毒。之前6種冠狀病毒都是經由動物傳染給人類的,而新冠病毒也具有這6種冠狀病毒的所有特征。

這一發現為“新冠病毒是通過動物傳播給人類”的觀點提供了有力證據。多爾蒂批評“實驗室泄漏論”,并呼吁“不要讓真理成為政治犧牲品。”

【數說諾獎:有人歡喜有人”愁“】

截至2020年,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共頒發111次,由于常有多人共享獎項,因此獲獎者達222人。這一獎項背后,又有哪些有趣的數字呢?

1對“父子兵”:1959年獲得該獎項的阿瑟·科恩伯格,和2006年獲得化學獎的羅杰·科恩伯格,是一對父子。羅杰·科恩伯格獲獎時說,他至今還記得年幼時,跟隨父親去斯德哥爾摩領獎的情形。

12名女性得主:這一獎項共產生了222位諾獎得主,其中包括12位女性。得獎的總人數和女性得獎人數,均在諾貝爾科學獎項中“拔得頭籌”。

32次提名未獲獎:因著作《夢的解析》被許多人熟知的奧地利心理學家弗洛伊德,曾32次獲得該獎項提名,但終生未能得獎,成為了最資深“陪跑者”之一。

責任編輯: 冷媚
金马购彩-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