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諾獎,發出對“確定性”的渴求

2021-10-08 08:32:27 來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張夢然


圖片來源:諾貝爾獎委員會官網

科技日報記者 張夢然

疫情讓人類陷入前所未有的動蕩焦慮中。這場天災像是冒失闖入的不速之客,其歷史影響和14世紀肆虐歐洲的黑死病一樣,不光造成了巨大損失,還導致劇情無法按照西方某群人的既定路線演繹下去。

于是我們看到,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面臨的狀況:過往的經驗、案例、手段都失效了,上至議會,下到鄰里,都不確定未來將會怎么樣。上一次同樣的場景,還要追溯到1942年那座名叫斯大林格勒的城市。

“確定性”,這是人類自有意識以來,便孜孜以求的終極目標。客觀世界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的無情變遷,與人類試圖掌握命運的實踐之間,一直碰撞互動,構成了我們這部異常恢弘的文明史——這里面有局部、階段性的燦爛高潮,亦有整體、長久性的黑暗低谷。一如當下各國的舉步維艱。

因而,2021年諾貝爾獎授予復雜系統、催化劑這些令人頗感意外的門類,有著對西式世界觀、方法論失靈的無奈,亦可看出一種期許:雖然歷史再一次打擊了人類掌控世界這個復雜系統的企圖,但在當今這個脆弱彷徨的低落之秋,哪怕工具層面一些“確定”的進步,都有著學科價值之上的積極意義。

而切換至東方視野下,中國人對“確定性”及其獲得方式,有著不同的理解。更重要的是,今天的世界,需要認真聽一聽這個自1840年以來便被長久忽視的聲音。

兵來將擋、水來土掩,世上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。五千年來不停歇的艱苦奮斗,讓這片土地上的人認定:所謂的“確定性”,從不是一個靜止態,而是積累、質變、升華的永恒進程;始終主動去應對,而非逃避現實世界的挑戰;頑強的“活著”,并不斷邁向更好的物質、精神境界。

這,是中國人的確定。

不以一時成敗而悲喜,也不以一己之私而偏狹。雖然氣候變暖屢次被西方用作攻擊中國工業化的“罪名”,但我們依然對獲獎科學家的客觀成果報以掌聲,因為在這個年年熱議卻鮮有行動的領域,中國已經以國家名義倡導、許諾“雙碳”目標,率先給出了確定。

現在,諾獎正發出對“確定性”的渴求,而路在腳下。

責任編輯: 常麗君
金马购彩-网址